5/20/2008

權威崇拜

聽說很多人很崇拜權威,不太會去質疑權威與主流,懷疑東懷疑西的人反而容易被當成「白目」。

那麼,我還挺白目的。(迷之聲:豈只「挺」,是「非常」)

記得有一門課,教授的投影片上用了一個單字,一個可以通過 Microsoft Office 拼寫檢查的單字。但是,課本(聖經本,大部分的大專院校跟研究所考試都是用這本)實際上是「造」出另一個字,一個辭典裡找不到的字,字根上一樣,但跟投影片上的那個字不一樣,而且作者還在該字首次出現的那頁的下方特別註釋了這個字。於是,我就跑去跟教授提這點,說作者好像是故意這樣造字,選那個字的。教授好像還滿開心的,因為少有人傻傻地仔細讀那本磚頭書...
##CONTINUE##
同一門課,有一次上課的時候,有一張投影片在以機率分析程式的複雜度(這樣大家大概就猜到是什麼課了)。這本課不太會對大學部的強調機率的部分,那張投影片也沒有特別被強調,但是,我卻卡在一個式子,左看右看都看不出它的物理意義,更看不出它是怎麼推導成下一個式子。換頁後,我發揮阿宅喜歡追根究底的精神,動筆把它展開,花了一些時間自顧在那邊瞎忙,還是推導不出應該要得到的結果,除非把式子改掉。索性投筆從戎 重回目前屏幕上的進度。下課跑去問教授,問他那個式子是不是列錯,這兩個 Summation 應該要分開來。他一眼就看出癥結,還提出另一個更簡潔的方法修正那個式子,然後展開就可以了。

上課後,教授公開那頁的錯誤並修正它,還開玩笑說這個投影片已經用四年了,都沒人發現,可見前幾屆學長上課都沒在注意聽。(比較可能的原因應該是,因為知道那邊不會考,所以沒太在意那一頁吧)

那位教授是我的專題指導教授,上次導生聚餐時還有問我要去哪唸研究所,說他覺得我理論不錯,還滿適合做學術(真的?)。嗯,他已經知道我要去他校唸了,也知道我要去別的實驗室當芻狗 研究生了,所以可以排除他想凹我唸博班的動機,推論他應該是真心這麼覺得或是想鼓勵我,給我有兩年後順利畢業的信心,哈。


記得有一次,有一門課的考古題是在問A型的系統是否亦可同時為B型的系統。班上有些同學拿這題去問另一位教授,他們覺得答案為是,因為該教授說實務上A型跟B型系統可以同時存在於同一個系統。我也知道實務上很多統可以同是符合A的定義也可以同時符合B的定義啊,但是我覺得那題在問的是,根據定義,推論那兩種系統間的集合與子集合關係,所以我覺得答案為否,然後還討論了老半天。不過這題沒有再考出來…


還有一次,有位同學忘記是拿講義還是課本來跟我討論,一門我沒有修的課。看了半天,我覺得那個教材寫錯了,就提出我的想法跟覺得它錯誤的地方。結果另有一名同學說,這麼厲害,你來當教授好了(嗆聲還是開玩笑?)。課本出錯所在多有,課本跟程式一樣,都是人寫成的,當然會出錯。教材或教授有出錯的時候,有那麼難以接受嗎?



有位朋友說,他認為樂生的訴求跟一些非官方的相關文件沒有參考價值,他不看「單方」面的說法。似乎很合理,但我很好奇,什麼叫「單方」?世界上只有兩方(官方跟反方)嗎?每件事都只有兩個對立面嗎?科學不是要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嗎?把某種發現或論述貼上標籤,以拒絕去求證是什麼科學?

他覺得這樣不公平,因為誰知道政府有啥考量,他想要知道官方有什麼回應。嗯,很有趣,如果今天強暴案的被害人對加害人提出控訴,但加害人三緘其口不做出任何回應,或沒有做出正面、有意義的回應,那被害人是在無理取鬧嗎?(並不是在把政府汙名化為強暴犯,而是把強暴犯汙名化為政府

他說像蘇花高的政府考量已經很清楚了,就是要花蓮進步,但我們並不希望。@@!什麼時候反蘇花高是為了反對花蓮進步了?哪裡來的資訊是這樣聲稱的?

該朋友的想法某種程度應該可以代表一批人的想法吧。崇拜主流媒體或官方提供資訊或主流意見沒什麼不好,也沒什麼不對。只是很好奇,這種想法的背後,是對自己的智慧沒信心?還是對自己的智慧太過自信?


突然發現,我還真是白目、腦殘、不可理喻。

2 則留言:

  1. stephanie9:29 下午

    哈哈~你很容易鬼打牆厚~^^!!~

    不過,很酷!!~

    因為,我也會…~=,,=!!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什麼是鬼打牆? XD

    回覆刪除